|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古怪石碑
  “只是這石碑,有些邪門。”

  “邪門,怎么個邪門法?”老大好奇的追問道。

  “我當初也想過,把這石碑敲碎了看看,只是,實話跟幾位老板說吧,什么方法都試過了,拿大錘子砸,用切割機切,甚至用電鉆,可都沒用,劃痕都留不下,而且這還不算,邪門的是,當時負責敲碎這石碑的工人,第二天,竟然就發生了各種意外,受傷住院。”

  “一開始我還沒有在意,但是后面一位細心的工人發現,這些受傷的工人,都是碰過這塊石碑的,三天,六位工人意外受傷,我廠子里的工人便不敢再碰這塊石碑了,所以,敲碎這石碑的想法,我也就不了了之了。”

  “有這么邪門?”老大聽著王老板的話,原本還打算摸摸石碑的手,突然縮了回來。

  “摸石碑倒是沒什么問題,只要不是心存破壞石碑的想《無〈錯《法,就不會發生意外。”王老板看出了老大內心的想法,在一旁說道。

  “秦大師,你怎么看?”李文澤聽完老板的話,目光盯著這石碑看了許久,才朝著秦宇問道。

  “會不會這石碑上面,刻著某種符文和陣法。”一旁的張瑞風,提出了他的看法。

  符文,是玄學界最神秘的文化,一些特殊的符文,有著特殊的作用,如果是這石碑上面刻有某種符文來保護這石碑的話,那倒是說得通,至于那些想要破壞石碑的人,發生了意外,也是可以解釋的,因為有些符文陣法本身就帶著某種詛咒的神秘力量。

  秦宇沒有直接李文澤的問題,也沒有接著否認和同意張瑞風的看法,而是朝著一旁的王老板問道:“王老板,這塊石碑是從哪里來的?”

  “這塊石碑從我記事的時候。便一直是在這里了,這里原來是一片荒廢的河灘,當時我父親承包下這一跨地方,用來建造石材廠,這塊石碑便已經是在這里了。”

  “河灘?”李文澤的眼中突然露出亮光,有些興奮的說道:“秦大師,這會不會是古人用來鎮壓河怪的碑文。”

  古代人對河流是充滿了敬畏的,畢竟,在古代,河流的存在是生存的依靠。而且古代人也堅信河流之中是有著河神的,一旦河水泛濫,那就是河里的河神對附近的百姓不滿了。

  一般面對這種情況,古代的人們會有兩種辦法,一種是舉行祭拜儀式,用牲口來祭拜河里的河神,祈求河水不要作怪,甚至極端者,還有拿童男童女來祭拜河神的。

  只要是研究河流流域邊上的古代文明。這些都是有跡可循的,尤其是在黃河流域,到現在還保留著一些傳統的祭河神儀式。

  而除了祭拜河神,古代人們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河流泛濫是河里有水怪在興奮作浪,面對這種情況,必須請一些高人來鎮壓這水怪。

  而鎮壓水怪的最好的辦法,就是鑄造石碑。從現在考古發現,很多河流地區都有鎮河古碑出土,這些古碑都是當時的人們面對河流泛濫而采取的辦法。碑文上面都有過記載。

  傳說之中,當年大禹治水之時,黃河泛濫成災,大禹先是祭拜黃河河神,只是,祭拜了之后,黃河依然是時常泛濫,最后大禹無奈之下,弄來了三塊古碑,將這三塊古碑推進黃河之中,果然,黃河之水便不再泛濫,而那三塊古碑,便是最早的鎮河古碑,后代之人以石碑鎮壓河怪,也多是參考這一傳說。

  而李文澤之所以會懷疑這是鎮河古碑,是因為,一般能用來當做陣法古碑的,那都是高人在上面刻下了符文的,不然如何能夠鎮壓水怪,除非,是碰到了忽悠騙子。

  “不是鎮河古碑。”秦宇搖了搖頭,否定了李文澤的說法。

  “如果是鎮河古碑,那必然會在上面刻有符文和文字,但是這塊石碑是天然的,毫無雕琢過的痕跡。”

  “秦宇,我倒是想起了一個故事,和這石碑有些相像。”孟瑤在這時候,俏目一挑,開口說道:“我曾經看過一本書,這書上面也提到過一塊石碑,而且這石碑也和咱們眼前這塊石碑一樣,敲不碎,沒法在上面刻字。”

  “什么石碑?”秦宇有些好奇的問道,其實,對于這塊石碑的來歷,他已經隱隱有些猜到了。

  “就是武則天墓的那塊無字石碑。”孟瑤臉上露出回憶之色,說道:“很多人說武則天立無字碑,是覺得自己的功德無法用文字來描述,也有人說是因為武則天覺得關于自己的評價應該讓后人去說,不過我那本書說,武則天碑之所以不刻字,其實是因為根本沒法刻字。”

  孟瑤緩緩的將那本書上關于武則天墓那塊無字石碑的記載給重復了一遍。

  按照那書本所說,這塊石碑當時出土的時候,天降雷霆,所有的百姓就看到天上雷聲大作,無數道雷霆朝著這塊石碑劈下來,然而,等到雷霆過后,這石碑,卻是完好無損。

  而當時的地方官,將這事情上報了朝堂,說這石碑是不祥之物,詢問該如何處置,要知道在古代人眼中,雷霆那是代表著上天,連雷霆都會劈這石碑,就說明這石碑是邪物,上天不容。

  然而,消息傳到了武則天的耳中,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