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一百二十一章【出宮采買】(上)
  劉玉章道:“我雖然帶你出宮,可你爹那邊,我暫時不能安排你們見面,他現在是朝廷重點監視的對象,一舉一動都在天機局的掌握之中,你若見他,只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劉公公,小天明白。”

  劉玉章道:“中午的時候,咱們去玉淵閣吃飯,你想見什么人,只管跟雜家說,我會為你安排。”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他對劉玉章畢竟缺乏了解,不能完全信任。

  劉玉章道:“若是覺得不方便,那不說也罷,等以后你單獨出宮采買,自己安排就是。”

  胡小天心中明白劉玉章已經猜到自己對他仍然抱有懷疑,人家表現出如此善意,假如自己仍然將信將疑,對劉玉章這種身份的人來說不能不說是一種冒犯,想到這里,胡小天恭敬道:“小天想見一個人,只是擔心會給劉公公添麻煩。”

  劉玉章微笑望著他:“不麻煩!”

  胡小天道:“鳳鳴西街甲三十二號胡同……”

  慕容飛煙絕對想不到胡小天會來探望自己,自兩人在承恩府一別,如今已有整整四十日沒見。這段時間慕容飛煙始終在家中養病,被權德安打得那一掌震傷了她的經脈,雖然易元堂的袁士卿和李逸風兩人先后為她診治,可是傷情恢復的進展并不快,所以斷斷續續休養了這么久,方才康復,不過距離完全康復可能還需要調養兩個月的時間。

  慕容飛煙素來性情堅強。她父母雙亡,家中早無親人。在之前的幾年她一直都將京兆府視為自己的家,京兆尹洪佰齊對她也算得上有知遇之恩,當初如果不是先后得罪了戶部尚書胡不為和京兆府少尹史景德,也不會被降職。洪佰齊并不舍得拋棄這位得力手下,這場政治風暴之中,洪佰齊居然躲過,仍然官任原職,而胡不為、史景德那些人全都受到牽連。洪佰齊在聽說慕容飛煙返回京城之后,特地專程前來探望她。并提出給她官復原職。重回京兆府任職,可慕容飛煙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借口臥病在床,無法勝任。洪佰齊看到她如此堅決。也只能作罷。

  慕容飛煙卻知道自己已經和離開京城之前有了很大不同。在這并不算長的時間內,胡小天帶給了她太大的影響,這影響絕非一日之間。在潛移默化之中悄然發生,當慕容飛煙真正意識到的時候,她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這段時間來,她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胡小天的樣子,記不清多少次午夜夢回,因為他而淚水沾襟。

  自從父母雙親離別人世之后,慕容飛煙就從未流過這么多的眼淚,她也從未意料到自己會將一個人看得重愈生命,而胡小天的事情讓她開始對自己一直效忠的大康甚至都產生了仇視,她暗暗發誓,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都要將胡小天救出苦海,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

  慕容飛煙荊釵布裙,清秀的臉上不著脂粉,消瘦了許多,憔悴了許多。當她看到胡小天就站在自己的門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瞬間如同被閃電定格在那里,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眼圈兒紅了,她用力咬著櫻唇,竭力控制自己,她不想在胡小天的面前流淚,可眼淚仍然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胡小天轉身掩上房門,拖著慕容飛煙的纖手向房內走去,觸手處冰冷的毫無溫度。

  來到慕容飛煙的房間內,慕容飛煙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整個人如同一具被抽離了魂魄的軀殼。

  胡小天道:“飛煙,是我!”

  慕容飛煙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方才回過神來,換成過去胡小天這樣抓著她的手大占便宜,她早就一巴掌拍了過去,非打得這廝滿地找牙才怪。而現在她任由他握著自己的手,心中洋溢著難以名狀的溫馨和幸福,過了好一會兒,方才止住淚水,轉過俏臉,迅速將臉上的淚痕抹去,鼻翼翕動了一下道:“你……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胡小天道:“為何要逃,我是堂堂正正走出來的。”留給他的時間并不多,他簡單將自己入宮之后的經歷說了一遍。

  慕容飛煙道:“你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咱們走吧,現在就走,離開京城,去一個所有人都找不到你的地方。”

  胡小天道:“又能逃到哪里去?我要是走了,我爹娘他們肯定會有麻煩。此事以后再說,我現在有了采買太監的身份,以后出入皇宮會方便許多。”

  慕容飛煙點了點頭道:“你此次過來找我是不是還有其他事?”

  胡小天道:“一是來給你報個平安,二是有件事想你幫我去做。”

  “什么事?”

  “朝廷最近正在組建神策府,我想你和展鵬取得聯系,假如神策府。”

  慕容飛煙道:“好!”

  胡小天聽她答應得如此痛快反倒有些愣了:“你不問我為什么?”

  慕容飛煙道:“沒必要,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胡小天心中不由得一陣感動,正在考慮是不是將實情相告,忽然又想起今日決不能久留,老太監劉玉章還在外面等著自己,他低聲告辭道:“我得走了,來日方長,以后咱們還有見面的機會。”他和慕容飛煙約好,如無意外變故,半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