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一百七十一 章【太醫院】(下)
  安平公主看到胡小天仍然站在房內,顯得有些不悅,輕聲道:“你留在這里是想聽我們姐妹說話嗎?”

  胡小天慌忙告辭,不等他出門,安平公主又道:“你在外面等著我,回頭我還有事情要問你。”

  外面大雪紛飛,雖然站在太醫院的回廊下,不至于有雪花落下,可胡小天凍得仍然直跺腳。

  安平公主和秦雨瞳聊了半個時辰方才出來,看到胡小天正在回廊上猴子一樣跳來跳去,禁不住想笑。可想起昨晚這廝放了自己鴿子,害得自己熬到半夜都不見他過來,心腸頓時硬了起來,緩步來到胡小天面前:“胡公公好像精神的很啊。”

  胡小天看到她過來也停下了跳躍:“天寒地凍,站著不動只怕要被凍成冰棍兒了。”

  安平公主故意道:“你不是去了明月宮聽差嗎?來太醫院做什么?”

  胡小天嘆了口氣道:“別提了,昨天說錯了話,惹得文才人動怒,罰我在雪地里站了一夜,還讓小太監輪番盯著我,我就是想偷跑也不敢,這不,硬生生把我給凍病了……阿嚏……”冷風一吹,胡小天真打了個噴嚏,顯然更增加了謊話的可信度。

  安平公主看他打起了噴嚏,不由得有些擔心:“你怎樣?要不要緊?”

  胡小天看到四下無人,低聲道:“公主不怪我,我就不要緊,公主要是怪我,只怕我死了的心都有了。”

  龍曦月聽他居然說出這么大膽的話來,羞得俏臉通紅,啐道:“你好大膽子。”

  胡小天道:“全都是因為公主的緣故。”

  “這和我又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都說色膽包天,若非是見到了公主這樣天下無雙的絕色女子,小天又怎么有為了你豁出性命的包天之膽?”這句話說得巧妙,既挑逗了龍曦月又婉轉表達了自己為她不惜犧牲性命的決心和勇氣。

  安平公主聽到她的這番話先是有些害羞,然后就感到說不出的感動。一雙美眸竟然有些紅了,咬了咬櫻唇道:昨天的事情原是我連累了你。”她哪知道胡小天根本就是信口胡謅。

  胡小天道:“小事一樁,無足掛齒,只是小天有些不明白,為何文才人會送那樣一幅畫給你。”

  安平公主道:“她應該只是受了別人的委托吧。”太醫院畢竟人來人往,安平公主并不方便久留。小聲道:“你好生休息,多飲些熱茶,自己要懂得照顧自己。”

  胡小天點了點頭心中頗為甜蜜:“公主也要多多顧惜自己的身體。”

  兩人依依惜別,胡小天轉過身去,看到秦雨瞳不知何時從房間里出來。正在門前望著自己,于是笑了笑又走了回去。

  秦雨瞳道:“你和安平公主很熟悉?”

  胡小天道:“公主為人善良,對待我們每個人都好的很。”

  秦雨瞳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

  胡小天道:“可惜這個世上多數好人未必能夠得到好報。”

  秦雨瞳聞言一怔,以為胡小天話里有話,難道在影射自己?

  胡小天道:“你應該聽說公主和大雍七皇子薛道銘定下婚約的事情。”

  秦雨瞳緩緩點了點頭:“此時舉國皆知,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胡小天道:“安平公主如此善良溫柔的女子,到最后卻要成為政治利益的犧牲品,堂堂大康公主活得還不如一個普通民家女子自由。”

  秦雨瞳道:“又有幾個人可以做到隨心所欲的生活呢?這世上不如意的事情實在太多。多數時候我們都無力改變。”

  胡小天道:“她是你的朋友嗎?”

  秦雨瞳一雙美眸睜大,終于還是點了點頭。

  胡小天卻搖了搖頭道:“我看不是,假如她是你的朋友。你怎么忍心看著自己的朋友陷入絕境而無動于衷。”

  “大雍并非絕境,雨瞳也非無動于衷。”秦雨瞳淡然道:“陛下決定的事情,并非我等能夠改變,公主是個深明大義之人,何謂小我何為大義她分得清楚。”

  胡小天反問道:“秦姑娘的這句話雜家反倒不懂了,何為小我?何為大義?”

  秦雨瞳道:“胡公子也是門第出身。應該懂得家國大義和個人得失哪個更加重要。”

  胡小天道:“秦姑娘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說安平公主的婚事如不如意只是個人得失。和所謂的家國大義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她的犧牲只要對國家有利。你就認為是值得的?”

  秦雨瞳咬了咬櫻唇,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胡小天道:“憑什么家國大義就要犧牲一個弱女子,難道你們真的以為一場婚姻可以換來一段長久的和平?”胡小天緩緩搖了搖頭道:“在真正的野心家眼中,只看到權力這兩個字,也只有權力才能打動他,大康若強,或可換得安平公主數年安寧,可是大康若是一直亂下去,只怕公主的命運會無比悲慘。”他停頓了一下凝望秦雨瞳的雙眸:“真正的朋友是在對方危難之時施以援手的,而不是口口聲聲談著什么家國利益,對朋友的遭遇坐視不理,恕雜家直言,你所謂的家國利益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