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二百三十七章【救我】(下)
  眼看著須彌天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胡小天大聲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咱倆雖然沒有夫妻之名,可畢竟也有過那么一夜姻緣。”胡小天雖然記不得那晚發生的事情,可是多少還是能推斷出一些,現在這樣說無非是想打消須彌天的殺意,保住自己的性命。

  須彌天的目光宛如兩把尖刀,恨不能將胡小天的胸膛切開,將他的心給挖出來,可她走起路來身軀搖搖欲墜,走到中途,突然噴出一口鮮血。

  胡小天看到她現在的樣子,心中明白須彌天必然受了很重的內傷,一直以來只不過是苦苦支撐,剛才那個樣子應該也不是偽裝。他一邊悄悄調息,爭取盡快回復行動能力,一邊嘆了口氣道:“你受傷了,我對醫術多少還懂一些,不如咱們做個交易,我幫你療傷,你放我一條生路。”

  “交易,現在才想起這回事,豈不是太晚?”須彌天來到胡小天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咬牙切齒看著他,似乎想說什么,卻終于還是沒說出來,噗!的一聲又噴出血來,將胡小天胸前的衣襟全都染紅了。

  胡小天暗叫不妙,看來須彌天傷得不輕,早知如此自己離她遠點兒,眼看著她吐血而亡就是,何必冒險用暴雨梨花針射她,這下好了,偷雞不成蝕把米,把自己的性命也搭了進來。

  須彌天揚起右手,指尖變成了玫紅色,胡小天知道她身上有毒,慘叫道:“且慢!咱們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話還沒說完。須彌天掌心之中彈射出一團玫紅色的煙霧,胡小天張著大嘴,正不停討饒,這下吸了個七七八八。

  須彌天做完這些,似乎已經用盡了全力。無力趴倒在了胡小天的懷中。

  胡小天卻感覺體內灼熱異常,身體里仿佛有一團火,要從里面燃燒起來一樣。這種感覺有些類似當日在明月宮,被她一下塞進去七顆赤陽焚陰丹一樣。不過胡小天的經脈要比起那天不知強壯多少,丹田氣海自然有股氣流應激而出想要將這團火散去,可是非但無法將之散去。反而燥熱感越來越強烈。胡小天駭然道:“你……你給我吃了什么?”

  須彌天趴在他的身上,兩人的面孔近在咫尺,彼此呼吸相聞,她無力道:“至陽至烈的九陽熾心丸,比起你過去吃得那東西還要強橫許多……”

  胡小天忽然感覺自己身體的某處開始蠢蠢欲動。感覺腦袋嗡得就大了,我靠!這女人竟然我吃了壯陽藥。

  須彌天嬌喘吁吁道:“你……要么死……要么……”俏臉之上居然蒙上一層誘人的嫣紅,聲音忸怩道:“救我……”

  胡小天手足麻痹到現在仍然無法動彈,現在他完全明白了,須彌天搞了這么多事無非是想自己的頭緒,看來明月宮那一晚讓她嘗到了甜頭,居然費勁千辛萬苦跟到了這里,其目的居然是想讓老子干她一炮!

  胡小天雖然此刻內火焚身。可他還沒到喪失理智的地步,須彌天可不是什么純情少女,這身體是樂瑤的不假。可是美麗的軀殼內卻實打實地住著一位修煉成精的老妖精,老毒婦,胡小天想想不由得寒毛直豎,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故意道:“我……我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又如何救你?”

  須彌天忽然點中了胡小天的穴道。慢慢站起身來,輕聲道:“若非是你用血影金蝥害我。我何以會落到如此的地步。”她雙手張開,地上的花瓣無風自動。從花萼之上脫落,又一朵朵升騰疊加起來,圍繞在他們身邊不停旋轉,和寒冷的冰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座拱形的花房,將胡小天和須彌天兩人罩在其中。

  花瓣上熒光閃爍,忽明忽暗,須彌天寬衣解帶,雪白嬌嫩的香肩露出長裙之外,然后長裙沿著她玲瓏起伏的曲線緩緩滑落。

  胡小天躺在地上望著眼前美得讓人窒息的須彌天,嘴巴張得老大,咕咚咽了口唾沫:“你……你想要干什么?”

  須彌天緩步走向胡小天忽然狠狠扯開了他的衣服。

  胡小天的手足仍然無法動彈:“你找錯人了,我……我不是隨便的人……啊……啊……你……你這是犯罪……救命……救……”

  胡小天赤身*地躺在地上,嘴巴仍然張得老大,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睛直愣愣望著上方,花瓣堆砌而成的小屋色彩變幻,惹人迷醉。

  須彌天已經穿好了長裙,黑色秀發如同流瀑一般披散在肩頭,美眸望著胡小天,看到這廝的樣子,目光中居然沒有了之前的殺意。此時的須彌天仿佛完全換了一個人,神華內斂,精神抖擻,之前的病態和萎靡一掃而光。

  抓起胡小天的衣服扔在了他的身上,旋即凌空一指點在胡小天的穴道之上,胡小天感覺胸口一松,四肢終于恢復了感覺,先看了看趴在右手虎口上的血影蝥王不知何時已經失去了蹤影,然后這貨才拿起衣服蓋住自己的雙腿之間,嘴巴一扁,眼淚幾乎都要掉下來了,真心委屈,這輩子都沒那么委屈過,居然被一個女人給那啥了。

  須彌天道:“我不殺你,但是咱們之間的事情你不可以讓第三個人知道,否則我絕不會留情。”

  胡小天伸出右手五指在須彌天面前晃了晃:“五次,你連續折磨了我五次,你這個賤人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