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三百六十四章【誰是主使】(上)
  胡小天所料不錯,五絕獵人在白天的這場刺殺中損失了兩個,只剩下三人,三人正藏身在灰熊谷北側的山林之中,他們遠遠看著胡小天和霍勝男帶著那匹馬泅水去了山澗中心的巨巖,因為距離很遠,再加上夜色茫茫,他們看不清兩人在巨巖上到底在干什么。

  禿鷹周絕天表情陰冷,胡小天兩人遠比他想象中更加強大,不但在其余四人的聯手下奪路而逃,還斬殺了他的兩名兄弟,自己事先埋伏準備發動致命一擊,卻又被兩人識破,為了一萬五千兩黃金落到如此的境地,這筆交易已經開始變得不劃算了。

  吸血女妖曹絕心又在那里念念有詞,利用手中的銅錢進行占卜。

  黑心童子謝絕后道:“不用算了,你昨日不是算過,老三今天會死,果然被你算中了。”

  曹絕心手中的銅錢并沒有拋出去,一雙細眼閃過兩道寒芒:“我可沒算出他會死,只是隨口那么一說。”她停頓了一下道:“大哥,不如算了,那小子實在太厲害,竟然達到了劍氣外放的境界。”

  周絕天站起身來向前方緩緩走了幾步,手中烏沉沉的匕首狠狠插入前方松樹的樹干之中,強大的力量震得樹上的松果簌簌而落,他咬牙切齒道:“老二老三不能白死,當初咱們結拜之時說過什么?”

  曹絕心和謝絕后對望了一眼。

  謝絕后道:“我雖然沒有刺中他的要害,可是我事前在匕首上喂了七步斷魂毒,他應該熬不過今晚。”

  周絕天轉身看了看他,謝絕后孩童般的小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本來沒有人可以撐過半個時辰的,不知他有何特別?就算他的體質比普通人更加強大一些,可我想沒有拿到我的獨門解藥。他還是只有死路一條。”

  曹絕心道:“老二的黑水殞命針也射中了霍勝男,她也應該是中毒了。”

  周絕天道:“如果你們的手段有效,那么我看到的就應該是他們的尸體。”

  黑心童子謝絕后怯怯問道:“老大,他們又是如何從你的手下逃走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周絕天當然不能將霍勝男僅僅用虛拉弓弦的方法就讓自己分神,從而影響到他志在必得的一擊,如果不是霍勝男在關鍵時刻進行干擾。自己或許早已成功。

  曹絕心看到周絕天的臉色越發難堪,慌忙向謝絕后使了個眼色。

  周絕天道:“五妹,你有什么看法?”

  曹絕心其實心中早已想要放棄,可是看到周絕天的表現應該是必須要討還這筆血債,她咬了咬嘴唇道:“既然他們已經中毒,咱們不妨再多等一會兒,也許會有奇跡發生。”

  周絕天點了點頭,目光重新投向遠方胡小天他們的藏身處,咬牙切齒道:“我一定要他們死!”

  清晨到來的時候。灰熊谷的方向傳來一陣低聲的啜泣,胡小天四仰八叉地躺在亂石灘上,早已一動不動,霍勝男趴在他身邊,哭得悲悲切切,小灰也圍繞著胡小天的身體來回轉著圈兒,不時用嘴巴去拱他的身體。

  霍勝男哭了好一會兒,方才將胡小天的身體抱起橫放在馬背上。自己也翻身上馬,循著昨天的道路向前方走去。

  胡小天以傳音入密提醒她道:“多哭兩聲。哭慘點,就像死老公一樣。”

  霍勝男抽出匕首,作勢要在他身上扎個窟窿。

  胡小天又道:“你就當親爹死了!”

  霍勝男真是拿他沒轍,牽著馬韁一邊走一邊聯想起自己蒙受不白之冤,被逼無奈離開大雍的事情,再想起義父遭受這樣不公平的對待之后。還要北上為大雍皇帝鞏固北疆防線,心中越發感到不平和悲憤,眼淚自然而然就流了下來,這一哭就止不住。

  胡小天裝死這一招可謂是險中求勝,那幫刺客都不是尋常人物。很難保證能夠順利瞞過他們的眼睛。

  從宿營地來到昨天遭遇伏擊的古墓,并沒有遇到任何的刺殺,胡小天全神貫注,留意周圍的一切動靜,確保在敵人來到之前發現他們的蹤跡。小灰已經來到了古墓前方,周圍的地面上只剩下幾根白骨,那些遺體早已讓殘忍的青狼分食一空,按照胡小天和霍勝男的預先商定,霍勝男嬌軀晃了晃,裝成體力不支,從馬上一頭栽了下去。

  小灰咴律律叫了一聲,用頭頂了頂霍勝男,在她全無反應的時候,有些惶恐地調轉方向朝著后方跑去,顛簸之下,胡小天的尸體也從馬背上摔落下去。

  霍勝男沒有裝死,而是掙扎著向胡小天爬去,爬了兩步,忽然聽到胡小天道:“狼來了,你找好掩護,準備射殺,我的小命就全靠你了!”

  話音剛落,一頭青狼從右側飛撲而至,霍勝男眼疾手快,一箭就射中了青狼的右眼,箭鏃深深貫入青狼的顱腦。十多頭青狼從叢林中向霍勝男飛撲而來,霍勝男轉身向古墓奔去,幾個箭步來到古墓之上,一個回頭望月,咻!一箭將尾隨在自己后方的青狼射殺。

  胡小天躺在地上裝死,幾頭青狼想要靠近,都被霍勝男居高臨下射殺當場。胡小天雖然膽大,此時也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這群青狼應該是那些殺手用來刺探他們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