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三章【居心叵測】(下)
  胡小天道:“大人過獎了,雜家奉陛下之命護送公主前往雍都完婚根本就是份內之事,本以為公主完婚之后就能幸福一生,大康和大雍兩國之間也能永結同好,卻想不到公主在雍都卻無端遭遇橫禍……”說到這里他一臉悲愴,將端起的酒杯又放下。雖然沒有居功,但是也沒有往自己的身上攬責任,單就此次任務而言,應該算得上圓滿完成,至于安平公主之死,乃是到了雍都之后發生的事情,大雍方面應該負有全責。

  趙登云道:“據說是大雍將領霍勝男因嫉生恨害死了安平公主?”

  安平公主遇刺之后,大雍將這個調查結果對外公布,如今已經是天下皆知了。

  胡小天道:“刺殺公主的兇手全都當場伏誅,只是那霍勝男已經逃得不知所蹤。”

  一旁趙武晟道:“這霍勝男乃是大雍第一女將,曾經為大雍立下赫赫戰功,卻沒有想到她的心腸居然如此歹毒,竟然敢謀害安平公主。”

  趙登云喟然嘆了口氣道:“公主心地善良,卻命運多舛,最后落到如此凄涼的下場,想起來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趙武晟充滿悲憤道:“若是讓我抓住那霍勝男必然將她千刀萬剮,方解心頭之恨。”

  胡小天心中暗自冷笑,≠你丫也就是說說,真要是敢對勝男不利,老子第一個不會放過你,不過這個趙武晟應該很不簡單,姬飛花既然對他的重視程度應該不次于自己,當初讓他在這里接應自己,并在暗中動了手腳,他才是導致沉船的罪魁禍首。對趙武晟胡小天充滿警惕,畢竟此人很可能知道文博遠的死和自己有關。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杯酒道:“事情既然發生也無可挽回。雜家現在只想著盡快護送公主的骨灰返回康都,向皇上交差,無論皇上如何責罰于我,雜家都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趙登云道:“不是禮部尚書吳大人也和胡公公一起出使,為何單單只有胡大人回來了?”

  胡小天道:“此事一言難盡,等回到京城再向皇上解釋。”言外之意就是你趙登云沒有知道這件事的資格。不過自己已經提前讓吳敬善等人返回大康了。從趙登云的提問來看,吳敬善或許仍然沒有來到武興郡,或許已經來到了但是沒敢公開路面,吳敬善為人何其老道,在形勢未明之前或許會隱藏身份,淡出公眾視野,靜靜等待著自己的消息。

  趙登云道:“胡公公還不知道?”

  胡小天道:“知道什么?”

  趙登云將手中的酒杯緩緩放在桌上道:“京城出了大事!”

  胡小天心中最關心得就是這方面的事情,巴不得趙登云主動提及這件事,故作緊張道:“什么大事?”

  趙登云壓低聲音道:“皇上得了失心瘋!”

  胡小天早已得知這個消息。自然不會感到驚奇,臉上還要裝出關切無比的樣子:“怎會如此?怎會如此啊!”

  趙登云道:“還不是被人所害。”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氣道:“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膽,居然敢謀害皇上?”

  趙登云道:“還有誰?除了姬飛花那個狼子野心的閹人,誰還有這樣的膽子?”

  胡小天內心一沉,趙登云公然在自己的面前辱罵姬飛花,若非姬飛花出事,他絕沒有這樣的膽子,聯想起昨日在商船甲板上聽到的消息。內心中產生了一個極其不好的預感,難道姬飛花當真出事了?在胡小天的心中一直將姬飛花視為幾乎不可戰勝的存在。不僅僅因為姬飛花擁有一身已臻化境的武功,更因為他擁有多智近妖的頭腦和冷酷無情的鐵血手腕,想要對付這樣的人絕不容易。

  趙登云罵完這句話之后,悄然用眼角觀察了一下胡小天的表情,罵姬飛花是閹人,胡小天也是閹人。而且幾乎所有人都知道胡小天乃是姬飛花手下的紅人,他之所以能夠當上這個副遣婚史,就是姬飛花親自保薦,姬飛花就是胡小天的靠山,如今靠山已經倒了。且看你這小太監又該何去何從?

  胡小天的臉色的確不好看,也用不著掩飾,故作平靜也沒有意義,他抿了抿嘴唇道:“提督大人的意思是?”

  趙登云微笑道:“都說胡大人在宮中八面玲瓏,所以才能左右逢源,入宮這么短的時間就能夠在宮中脫穎而出,不但得到姬飛花的信任,也深得皇上的信任,難道你還沒聽懂我的意思?”他這番話不像恭維,明顯帶著嘲諷的意味。

  趙武晟道:“姬飛花陰謀造反,幸虧被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及時識破并聯合朝中重臣將他的計劃粉碎,如今姬飛花已經被在午門外梟首示眾,以儆效尤。”

  胡小天現在已經可以確定姬飛花落敗了,不過他仍然不相信姬飛花會這么容易就死,更不可能敗在簡皇后和龍廷盛的手里。胡小天道:“只要皇上沒事就好!”此時他心亂如麻,姬飛花這個在他心中至強者的存在,卻敗得那么突然,這一消息將胡小天原本設想好的應對計劃完全打亂。姬飛花如果真的死了,那么自己前程未卜,返回康都還不知道會面臨著怎樣的命運。想到這里頓時沒有了喝酒的心境,敷衍了兩句,離席告辭。

  趙登云也沒有挽留,冷冷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