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五百三十章【迷陣】(上)
  那白衣男子并沒有理會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琴聲之中。

  胡小天卻認得那名男子,那人竟然是他曾經在峰林峽所遇的落櫻宮少主唐驚羽,胡小天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了,為何唐驚羽也會出現在這里?落櫻宮和蟒蛟島又是什么關系?

  閻伯光抱了抱拳道:“這位兄臺,不知怎么稱呼?”他不認識唐驚羽,以為此人也是蟒蛟島的人。

  胡小天隱約感覺到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對,以傳音入密提醒閻怒嬌道:“小心,這里非久留之地。”

  閻怒嬌聽到他的提醒,咬了咬櫻唇,上前牽了牽閻伯光的衣袖道:“哥,咱們走吧,我不想再玩了”

  琴聲戛然而止,唐驚羽深邃的雙目望向閻怒嬌,目光卻透出淫邪的意味,唇角露出一絲淡淡笑意道:“閻姑娘,既來之則安之,不如留下來聽我為你撫琴可否?”

  閻伯光此時方才意識到有些不對,按理說蟒蛟島的人不敢對他們如此無禮,他怒道:“喂你說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么身份?”

  唐驚羽道:“你是誰并不重要,你爹是誰才重要”

  楊源驚慌失措道:“咱們走,咱們趕緊走”

  可是后方卻突然傳來轟隆隆一聲響動,胡小天轉身望去,卻見后方的洞口已經被人用巨石封住。

  閻伯光下手也頗為狠辣,一抬手,一支袖箭直奔唐驚羽激射而出,既然對方想要對他們兄妹不利,他當然也沒有手下留情的必要。袖箭倏然來到唐驚羽的面前,唐驚羽笑容不變,屈起手指迎向射來的袖箭輕輕一彈,奪的一聲,袖箭調轉方向,以來時數倍的速度射了回去,不過目標并非是閻伯光。而是楊源。

  楊源是最先逃走的那個,袖箭噗地射入了他的頸后從前方咽喉破出血洞鉆了出去,楊源一聲不吭地撲倒在了地上,手足仍然抽搐不已。

  目睹唐驚羽如此神功。閻家兄妹二人都是面容慘白,閻伯光心中懊悔到了極點,若是知道這水晶宮內藏有如此魔頭,他說什么也不會到這里來玩。

  唐驚羽輕聲嘆了口氣道:“何必呢?何苦呢?好端端地說話不成嗎?非得要逼我出手,殺一個人不要緊。可是弄臟了這么美的水晶花園實在大煞風景了。”他的目光轉向閻怒嬌馬上變得溫柔起來,柔聲道:“閻姑娘不要害怕,我對你沒有絲毫惡意,只要你乖乖聽我話,我一定好好對待你,不如你做我的妾侍怎么樣?”

  此人真是無禮至極,偏偏這種無禮的話卻要通過溫文爾雅的語氣說出來,非但沒有讓人對他生出好感,反而覺得此人越發可惡。

  閻伯光怒道:“你知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叔叔乃是蟒蛟島主,你不怕他知道你的作為殺了你?”

  唐驚羽道:“殺了我?他有這個本事嗎?乖乖聽話。束手就擒,我就看在你妹子的面子上暫時饒了你的性命,如若不然,我讓你現在就血濺當場”

  閻伯光從腰間抽出佩劍,擋在妹妹身前:“只要我閻伯光還有一口氣在,任何人都休想碰我妹子。”

  唐驚羽點了點頭道:“好”話音剛落,右手拉起琴弦,一顆水晶彈丸扣在琴弦之上,叮的一聲,手指松開琴弦。水晶彈丸激射而出,直奔閻伯光而來,閻伯光還沒有來得及揚起長劍做出反應,水晶彈丸已經彈射在他的長劍之上。震得他虎口發麻,長劍立時拿捏不住,當啷一聲落在了地上。

  閻伯光面色慘白,心知自己和對方的武功相差甚遠,他顫聲道:“你究竟是何人?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為何要與我們兄妹作對?”

  唐驚羽道:“并非是要與你們兄妹作對。只是想借人一用,你應該感到慶幸,自己多少還有些價值。”

  閻怒嬌雖然身處險境,卻并未亂了方寸,暗暗觀察唐驚羽,尋找時機,準備射出袖箭。

  此時卻看到那海盜躬身將地上的長劍拾了起來,閻怒嬌心中暗奇,卻不知他究竟想要干什么?難道他要保護他們?

  如果不是胡小天躬身拾劍,唐驚羽幾乎忽略了這個尖嘴猴腮的海盜,他充滿嘲諷地望著胡小天,心說這廝簡直是不自量力。

  胡小天握劍在手,一雙虎目盯住唐驚羽道:“打開山洞放我們走,我放你一條生路。”

  唐驚羽仿佛聽到了人世間最可笑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幾乎連眼淚都流出來了:“你說什么?”

  胡小天向前一步,擋在閻怒嬌的身前,微笑道:“你又不是聾子,再說我也沒心情跟你重復第二遍”

  “大膽”伴隨著唐驚羽的一聲怒叱,他再度牽動琴弦,一顆水晶彈丸以比剛才快上一倍的速度射向胡小天,這次的目的并非是擊落他手中的長劍,而是直取胡小天的面門,他要射穿大膽海盜的腦袋。

  胡小天的目光盯住那顆水晶彈丸,然后一劍揮出,這一劍正中水晶彈丸,叮的一聲,水晶彈丸被反彈到了一旁的角落。胡小天手中長劍仍然嗡嗡響個不停,這柄劍乃是閻伯光的配劍雖然稱不上什么絕世神兵,可是其材質也非尋常,劍身剛性十足。

  唐驚羽見到這個不起眼的小海盜竟然一劍將自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