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醫統江山 > 第八百二十五章【真正目標】(下)
  胡小天也聽到山下的動靜,應該是夏長明和梁英豪等人趕到了。他微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前輩的做派讓人不得不防。”

  卜布瑪道:“今晚子時,我將崗巴多帶來,你將西瑪帶來,咱們相互交換。”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聽起來倒也公平。”

  卜布瑪道:“記住,除了西瑪之外,你至多只能兩個人過來。”

  胡小天道:“前輩準備來幾個?莫非是想要以眾凌寡?”

  卜布瑪桀桀怪笑道:“老身活了大半輩子,經歷了多少風浪,你以為我怕你不成?你放心吧,我只和崗巴多兩人過來……”說到這里她騰空向遠方山林之中掠去,身軀在空中即將墜落之時,猛然提起,扶搖直上,旋轉升騰,,然后宛如一只鷹隼般滑翔數十丈,隱沒于郁郁蔥蔥的松林之中。

  卜布瑪剛剛離去,夏長明和梁英豪率眾趕到,看到胡小天無恙全都放下心來,胡小天將梁英豪叫了過來,讓他幫忙檢查母親的陵墓有無被人動過。梁英豪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向胡小天稟報道:“啟稟主公,老夫人的陵墓絕對沒有被人動過。”

  胡小天點了點頭,輕聲道:“這老太婆做事還算有些底線。”他將剛才和卜布瑪的交易對兩人說了。

  夏長明道:“主公,我看此事或許有詐,她為何要跟主公單獨交易?不排除趁著交易之時對主公不利。”

  胡小天笑道:“她應該不敢,就算她有這樣的想法,也沒這個本事。”他在驛館就已經見識過卜布瑪的身手,知道這位黒胡第一高手沒有取勝自己的機會。

  夏長明道:“總之還是謹慎為妙,既然她說過主公最多可以帶一個人,那么就讓長明陪主公一起跟她交易。”

  胡小天微笑搖了搖頭道:“沒必要,你們只需在山下設防,提防卜布瑪還有其他的幫手出現,我已經安排好了,自有人陪同我會會這個黒胡第一高手。”

  夜色深沉,已經臨近午夜時分,胡小天并未離開母親的陵墓,趁此機會剛好可以陪陪母親的亡靈,月光將一道黑影投射在胡小天的面部,他抬起頭來,卻見前方一人緩步走向自己,她帶著銀色的面具,身披黑色披風,手中拎著一只麻袋,從麻袋的形狀來看,里面應該裝著一個人。

  胡小天的唇角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姬飛花果然如期而至,和她并肩作戰的感覺真好。

  姬飛花將麻袋輕輕放在胡小天的身邊,胡小天的目光向麻袋掃了一眼壓低聲音道:“聽不聽話?”

  姬飛花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整齊潔白的皓齒:“睡著了,你只管放心大膽地說話,她聽不到任何的聲息。”

  胡小天點了點頭,變戲法一樣從身后拿出一支野花,遞給姬飛花道:“送給你!”

  姬飛花藏在面具后的俏臉有些發熱,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那朵野花,輕聲道:“我還以為你會送給我一把兵器。”

  胡小天笑了起來:“我不喜歡打打殺殺,希望今晚的事情能夠和平解決。”

  姬飛花搖了搖頭:“你以為他們會犧牲崗巴多來營救西瑪?”

  胡小天道:“無論怎樣她都要比一個番僧的性命重要得多。”

  姬飛花幽然嘆了口氣道:“我總覺得事情哪里不對,可是又說不出究竟是哪兒。”她的目光落在徐鳳儀的墓碑之上,緩步走了過去,恭恭敬敬向墓碑跪了下去,向徐鳳儀的墳冢叩拜了三次。

  胡小天望著姬飛花的背影,心中一陣感動,以姬飛花的性情肯在徐鳳儀的墳前這樣做,無異于已經承認了晚輩的身份,雖然她從未向自己表白過,可是胡小天相信她這樣的舉動完全是沖著自己,或許在姬飛花的內心深處已經接受了自己。自己是時候拿出一些勇氣,對她道明自己的感情。

  夜空中一片烏云漸漸遮住了月光,周圍的光線黯淡了許多,夜風漸漸變得猛烈,山丘之上松濤陣陣,遠望如波浪起伏,在此起彼伏的黑色松濤之上,兩道身影并駕齊驅,宛若兩道灰色閃電,向陵墓這邊靠攏。

  姬飛花雖然沒有抬頭,卻已經覺察到對方的逼近,她緩緩站起身來,昂起面孔,銀色的面具在濃重的夜色中閃爍著冰冷的寒光。

  對方的身形在胡小天的視野中漸漸變得清晰起來,果然是卜布瑪和崗巴多兩人。

  胡小天見到崗巴多可謂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葆葆那筆帳他必然要跟這廝清算。

  姬飛花敏銳察覺到了胡小天氣息節奏的變化,她向胡小天看了一眼道:“我還以為你現在的心態早已不會被任何事擾亂。”

  胡小天暗叫慚愧,此時卜布瑪和崗巴多已經來到了近前。

  崗巴多的臉上并無絲毫畏懼,怒視胡小天道:“胡小天,你好卑鄙,竟然劫持西瑪!”

  胡小天道:“我是救她而不是劫她,崗巴多,真正卑鄙的那個人是你吧,你利用西瑪探察天機局的虛實,勾結薛勝景盜取七巧玲瓏樓內藏皇家寶物,還不乖乖將頭骨交出來。”

  卜布瑪陰測測道:“人我給你帶來了,我怎知道那麻袋之中是不是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