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致無涯歲月里的愛與夢 > 許你以冬南 葬我于夏西_1998年 8月(四)他之于你 你之于我
  要有多勇敢,才能站在最愛的親人面前,悼念她沒有靈魂的身體。

  安媛做不到,眼看黑壓壓的人群涌過來堵在手術室門口,又眼看一個個人走開冷落手術門口。唯獨她一直站在遠處,沒有上去也沒有離開,全身無力地支撐僅有半條命的靈魂,呆呆地望著那里。

  人走光了,也沒有改變視線。

  “安媛?”最后是葉南發現她,上來叫出她的名字。

  聽到聲音,久久淹沒她的血紅潮水退下,安媛愣愣地轉動脖子,收回視線,望向葉南。

  葉南受不了安媛這樣,聲音沙啞,他勸,“安媛,會沒事的。”

  會嗎?

  松開咬住下嘴唇內壁的牙齒,安媛問:“奶奶呢?”

  眼淚再次從眼角滑落,葉南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安慰眼前這個無助的女孩。緩緩伸出手,他告訴女孩,“我們去看看她吧!”

  看死人嗎?她六歲的時候就看過了,她現在只想看奶奶。

  再次狠狠咬住下嘴唇,安媛低頭看向那只手,使勁搖頭,她不想看見那樣的奶奶——一點也不想。

  半空中的手見女孩如此反應,迅速地握起來,收回,直到插進兜里也沒有松開。葉南恨,恨他什么都做不了。

  “安媛,你別這樣。”無能為力,他只是哀求。

  低頭的時候,有幾顆淚珠落下,等到安媛抬起頭,她的眼睛是一片澄澈。“奶奶走了,對嗎?”

  點點頭,葉南難以用言語回答。

  “她再也不會回來了,對嗎?”安媛又問。

  葉南抬眸看她,明亮的眼睛、泛紅的鼻尖、緊繃的嘴唇,倔強的女孩讓他心疼。

  “放心,奶奶一直都在——在我們的心中。”葉南左手扶上心臟的位置,心跳的律動他清晰可觸。

  可是安媛還是搖頭,“她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胸口的手失落的滑下,葉南也無計可施,最后又是哀求,“安媛,求你,別這樣!”

  “她拋下了我們,我們又要成孤兒了。”

  一個人離去,人們沉浸悲傷久久無法自拔,不是因為他永遠回不來的事實,而是因為他永遠留下來的痕跡。

  以后看見安媛就會想起奶奶曾經叫她秋秋,看見顧冬就想起奶奶用搓衣板打過他,看見季西就想起奶奶為他補過的褲子。

  這些都是奶奶留下來的痕跡。

  所以以后只要看見他們,就會想起奶奶。

  而成為“痕跡”的他們,失去了原本物主,又該如何“寄存”?

  葉南不知道怎么安慰,但他一直知道一個道理,“安媛,你從來不是孤兒。”

  搖頭,還是搖頭,安媛拼命搖頭,“我一直都是孤兒,是奶奶收留我,我才存在。現在她走了,我還能做什么!”

  不允許女孩如此胡思亂想

  ,葉南上去擁住她,“你有爸爸媽媽,你還有你哥——老夏啊!你忘了嗎?你還有我啊,我也是你親人,你不是只有奶奶。”

  擁抱是個溫暖的東西,可此時卻無法溫暖安媛的冷到無法解凍的心。“可我只想要奶奶!她記得我叫秋秋,炒菜從來不放大蒜香蔥,抱著我睡覺,打我的時候只往屁股打,她最疼我。

  “但是你們都叫我安媛,每道菜都有香蔥大蒜,沒人抱我睡覺,被打的時候不是手掌就是后背,反正都是骨頭。還有你們都不喜歡我。”

  “我喜歡你,你忘了安媛,我最喜歡你啊!”葉南著急回答。安媛的那番話讓他瞬間沒有頭緒,明明應該是像大人一樣理智流淚,她卻要像孩子一樣沒理由的哭鬧。

  額頭貼在葉南肩上,安媛使勁搖頭,“不一樣,這些都不一樣。沒有了奶奶,就沒有人可以讓大冬瓜回家,也沒有人可以讓大西瓜不打架,再也不會有人像奶奶一樣疼他們護著他們。”

  沒想到這時候,安媛居然還會想到顧冬和季西,葉南有些吃驚。拉開女生,他俯身輕輕的說:“你放心,他們比你更堅強,他們會撐過去的。”

  無止境地搖頭,安媛告訴葉南,“奶奶一走,大冬瓜也會走,大冬瓜一走,大西瓜也會走,大西瓜一走,我也想走了。”

  “你亂說什么!”葉南立刻打消安媛這個危險的念頭,“他們不會走,你們會永遠在一起,我們都會永遠在一起。”

  “沒有天長地久的事,這道理我懂,我只是不想接受。所以我們不會永遠在一起,這事實我知道,我只是不想接受。”

  羸弱的聲音像細小的銀針,輕輕施力,就能滲透皮膚。葉南此時心上有無數個針眼,他不知道疼痛從何起,但就是揪心難忍。

  這世間有多少事是“明知道已經發生不會改變,卻永遠無法接受”。

  成長有的時候,不是取決于你要經歷多少的事情,而是取決于你接受一件事情的時間。

  一個成熟的人,可能今天參加完喪禮,明天就可以和往常一樣毫無波瀾地出現在職位上。

  一個還沒成熟的人,甚至從未成熟的人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